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六各网 > 李承焕 >

北京整形机构调查 韩国“名医”多为游医(图)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李承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昨日,记者咨询伊美尔医疗美容医院,该院苏医生称三位韩国医生都有在京行医资质,但经查询,三位医生中仅金炳键具备资质。视频截图

  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最新调查称,继美国和巴西后,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整容大国。北京不少整形机构看到了商机,聘请来华走穴的韩国医生,招徕求美者。

  新京报记者调查的北京8家整形机构,都说有韩国医生“坐镇”,多家医院关于韩医的介绍均在业界声名显赫:“亚洲造星专家”“国际知名权威整形专家”。然而身在韩国的整容业资深专家,却都没有听过这些姓名和名号。

  根据我国《外国医师来华短期行医暂行管理办法》,外籍医生在华须具备行医资质。而8家医院推荐的14位韩国医生,只有1人在北京市卫生局注册,其余13人均无在京行医资质。

  2012年,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美容等领域连续多年是消费者投诉热点,中国整容整形业兴起的近10年中,平均每年因美容整形毁容毁形的投诉近2万起。

  爱美的她也想求驻颜之术,但化妆品对她似乎效果不大。年近40,萧萧略微松弛下垂的眼睑,藏不住衰老的容颜。

  萧萧决定做整形手术。一个在上海薇凯医疗美容门诊工作的朋友,向萧萧推荐一位叫千智熏的韩国整形医生。

  “只要能让我变回18岁,什么都愿意。”萧萧说,朋友把20多万的要价杀到2万元后,她觉得更值了。

  7月27日,薇凯的工作人员带萧萧来到一栋200多平方米的别墅,这是做手术的地方。

  千智熏对萧萧的眼部做了局部麻醉,“我做手术20多年,这是小手术,非常简单。”千智熏的话,让有点晕血的萧萧稍稍放松。

  近两个小时后,手术完成。刚走下手术台,萧萧一照镜子,心里一紧,“下眼皮外翻得厉害,左眼合不上。”

  “眼睛快瞪出来了,像安了假眼球。”萧萧的母亲说,女儿睡觉时左眼的上下眼皮都搭不到一起去。

  一位国内整形医生看着萧萧的照片说,眼睑下垂的部分剪多了,眼睑短了块皮,够不着上眼皮。

  更严重的情况出现:萧萧眼睛开始发干、疼痛。眼科医院的大夫提醒她,晚上休息时,上下眼皮不能完全合拢,无法保持眼睛的湿润,时间长了眼角膜容易氧化脱落。

  现在,萧萧每天至少要滴五种眼药,缓解干涩和疼痛。睡前,她还要在外露的眼球部分敷层膏体,以替代眼皮,保持眼球湿润。

  萧萧开始怀疑千智熏的资质,她登录卫计委网站,查询不到他在中国的执业医师信息。

  李经理说,韩国医生千智熏曾向上海市卫生局提交过相关注册材料,并拿到一张受理单。“但他只要和我们国内有资质的医生同台手术,就是合法的。”但萧萧表示,当时给她手术的医生只有千智熏一人。

  今年9月起,新京报记者以下颚骨、颧骨需要整形为由,调查北京8家整形医院,它们均称有韩国医生“坐镇”,共推荐了14名韩籍医生。

  多家整形机构的宣传牌上,韩国医生们都来头不小,“整形教父”“亚洲造星专家”“国际知名权威整形专家”……

  9月25日,东城区雅靓整形美容医院(下简称雅靓医院)称,有两名韩国医生郑景仁和李承焕。雅靓医院官网上,郑景仁的头衔很长:韩国OPERA整形外科院长、“亚洲造星专家”,大韩整形外科学会正式会员,韩国电视节目“大学生最美丽”整形顾问专家,“国际知名的权威整形专家”等。

  该院于姓医生说,雅靓医院在韩国有分院,这两名韩国医生在业界极为权威。“他们和医院合作三年,都是独家坐诊,每月来两三次,要手术的人都是统一等他们过来。”

  经网络查询,被称为独家坐诊的郑景仁,还分别是上海美联臣医疗美容医院美容顾问和烟台华怡医学美容医院的外聘专家。

  “看头衔眼花缭乱,但是真是假我也没法考证。”想整容的尹女士,对韩国医生响当当的名头将信将疑。

  “水平高的韩国医生是不会来中国的,他们在本国的手术都做不过来。”广州南方医科大学附属珠江医院整形美容外科主任柳大烈说,顶尖韩国医生来中国走穴,没有在韩国挣得多。

  此说法得到北京市卫生局证实,卫生局相关负责人称,到中国行医的韩国整形医生,水平大多不高。

  北京市卫生局医政处副处长齐士明介绍,目前,北京共有260多家整形美容机构,他们暗访发现,一些整形机构打着韩国医生旗号,对消费者说得天花乱坠,到手术时,有消费者发现操刀的是中国医生,“那时医院会说韩国医生来不了,签证遇到麻烦,或者生病。”

  北京丽都整形美容医院的咨询师谭医生保证,韩医辛容镐在市卫生局注册,有行医许可证。伊美尔医疗美容医院的苏医生推荐金炳键、郑宰浩、金孝宪,并介绍,三位韩医都在市卫生局取得来华行医许可证。北京贵美汇美容整形医院周医生介绍该院头牌韩医姜洪哲:在京行医四五年,能用汉语沟通,保证有资质。

  暗访中,没有一家整形机构向记者出示韩国医生的在京行医资质。记者要求看一下姜洪哲的来华行医许可证,周医生以“他不一定愿意吧”推辞。

  北京市卫生局介绍,外国医生到中国行医,须到当地卫生部门注册,否则即是非法行医。

本文链接:http://apktimes.com/lichenghuan/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