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六各网 > 江口洋介 >

几年前有部日剧里面有首歌好像叫“SOS”谁能告诉我这部日剧的名

归档日期:08-01       文本归类:江口洋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知道,叫蛋糕上的草莓 STRAWBERRY ON THE SHORTCAKE

  新世纪新气象,2001年开春的日剧阵容也十分精彩,其中,同样都是18岁的泷泽秀明和深田恭子携手合作,演出野岛伸司编剧的TBS电视剧《蛋糕上的草莓》(Strawberry on the Shortcake),深入描写单相思的心情,全剧一开始,所有的人都处於单恋状态,而泷泽秀明也单恋著深田恭子。

  剧名取叫《蛋糕上的草莓》,是因为对於蛋糕上的草莓,有人有先把它吃掉,有人却会留到最后再吃,意味著爱也有各式各样不同的型态。剧中,单恋的「食物链」拉得很长,剧情也不是普通的复杂。

  泷泽秀明演出一个快要大学联考的高中生,爱上父亲再婚后的新妹妹深田恭子,又受到同学内山理名的恋慕,但是,深田恭子的意中人是泷泽秀明的同学洼冢洋介,洼冢洋介心仪班上的导师石田百合子,然而石田百合子却始终难忘死去的男友,诸多角色间的情愫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

  泷泽秀明和深田恭子98年曾在《新闻女郎》合作过,不过还是第一次一起当主角。擅长描写人心深处情感的野岛伸司,以《少年维特的烦恼》为基础,编织出错综的单恋故事,只是,不知道观众会不会被过於复杂的多角关系弄得一个头两个大。

  大编剧野岛伸司的作品,向来喜欢用西洋流行乐当主题歌,2001年的最新作《蛋糕上的草莓》依旧不例外,这次看上的是来自瑞典国宝级的阿巴合唱团,选定的主题歌是大家都很熟的经典名曲〈SOS〉和〈Chiquitita〉。

  这回拿「阿巴」的音乐当主题歌,除了悦耳动听加野岛个人偏好外,还有一个特殊理由,因为这部《蛋糕上的草莓》英文直译Strawberry On the Shortcake,简称就叫S.O.S,不但创意够,想像力更是丰富,当然剧中所描写每位主角的单相思,配合〈SOS〉旋律的适时出现,也就代表每个人心境上烦恼时的求救信号。

  展开全部叫《蛋糕上的草莓》,不过里面并没有江口洋介,楼主说的应该是漥冢洋介吧

  入江真人是一个充满迷茫的高三学生,他在学校里导演着另一个自己,有时似乎他也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一次他想在一家书店里偷书没有成功,逃跑的时候遇到一个红衣女孩,从此他的生活里似乎再也脱离不了这个充满奇怪念头的女孩的影子,红衣女孩总是在他迷茫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用一些奇怪的道理劝慰他。入江真人的父亲决定再婚了,而这位继母带来的孩子竟然就是他所遇到的红衣女孩――三泽唯。入江真人开始发觉自己爱上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了。

  泽村遥是一个腼腆正直的女孩子。泽村遥对入江一见钟情,并留下了一张匿名字条约会入江。但腼腆的泽村遥却没有胆量去面对自己的约会。一次放学后,她去找英语老师浅见真理,却正巧看到了老师和班里的留级生左伯哲也幽会,遥对此非常反感,并开始讨厌左伯哲也,认为他是一个玩弄女孩子的坏人。

  左伯哲也是从美国转回到日本读书的,是一个成熟,非常有才气,看上去有些玩世不恭的男孩,他深深爱上了他的老师浅见线年前死了男友,左伯为了陪伴在浅见真理的身边,以健康为名,留校2年不肯毕业。

  浅见真理开始逐渐疏远左伯哲也,使左伯哲也十分痛苦。沉沦于痛苦中的左伯哲也一个

  人在音乐教室弹奏他所写的钢琴曲。三泽唯不知何时,静静的在远处的座位上听着左伯哲也的弹奏。

  泽村遥又一次将匿名字条放到了入江真人的鞋柜,并按时赴约了。当入江和泽村遥彼此面对时,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尴尬,半晌无语。入江回到家中,在同妹妹三泽唯的闲谈中,提及此事。三泽唯听到这个消息,非常替哥哥高兴,当听说第二天入江要和泽村遥一起约会看电影的时候,三泽唯要求替哥哥演习接吻的动作。

  面对着教自己接吻的妹妹-三泽唯,入江不知不觉的险些假戏真做。第二天入江同泽村遥一起去看了电影。在两个人第一次接吻的时候,入江的脑海中不禁闪现出唯的影子。

  入江的继母生病住院了,唯充当起母亲的角色,负责家中的起居。左伯哲也要求入江帮忙,去替一个朋友-皆川志惠当人体模特。在临走时,皆川志惠突然问入江是否还是处男? 入江真人窘迫万分。回到家中,入江问妹妹三泽唯,女孩是否介意男孩是处男

  ,三泽唯表示有一点点在意。在最后一次去皆川志惠家中时,入江半推半就的和志川发生了关系。

  入江回到家中,三泽唯无意间拣到了入江掉在地上的避孕套的包装,追问为何外宿,而此时的入江疲惫不堪,倒在床上睡着了。三泽唯误以为哥哥是和泽村遥外宿。在上学路上,唯正巧遇到了泽村遥告诉了她!入江向泽村遥解释,是出于怕她介意自己是处男才去和别的女人外宿的。泽村遥原谅了入江。对着泽村遥背影的入江对自己的谎言深感内疚。

  三泽唯深陷在对左伯哲也的爱情之中。一次,唯向左伯哲也学习钢琴,玩笑似的表露了她对左伯哲也的爱意。而此时左伯哲也与老师浅见真理的关系却更加恶化。浅见真理更坚决的拒绝了左伯哲也,甚至提出可能会嫁给那个第一次相亲的男人。左伯哲也一个人走在路上,后面的三泽唯赶了上来,并向左伯哲也告白。而左伯也很坦诚的告诉唯,他已经有了爱人。唯回到家,把自己的苦恼告诉了哥哥入江。

  由于同浅见真理的分手,左伯哲也打算今年毕业。在参加体育测试时假装心脏病复发,以博取老师同情,拿到体育分。入江去保健室探望左伯哲也,才知道左伯哲也心脏病的诊断书原来是假的。而后唯也去保健室看望左伯哲也,不禁吻了熟睡中的左伯,恰

  好被泽村遥看到。回到家中遥将曾经见到的老师与左伯哲也的一幕告诉了唯。第二天,遥决定自己去找左伯,让左伯远离唯。在同左伯的谈话中,泽村遥却无意中知道了入江的性体验是因为入江的爱人有这方面经验才去做的。

  入江陪同妹妹唯去医院探望忘继母,由于唯的原因,第一次喊出了“妈妈”,一家人温馨融融。在回家的路上,入江和唯遇到了几个小流氓的纠缠。入江为了掩护唯逃走,被小流氓抓到,打的鼻青脸肿。第二天入江在天台吃午饭时遇到了左伯,左伯向入江道歉,称得罪了入江女友泽村遥时,意外知道了遥并非入江的所爱。

  唯来到了左伯哲也老师-浅见真理的办公室,开诚布公的让浅见离开左伯。浅见也告诉唯,她已和别人有了婚约。

  泽村遥为入江做好了一切考试准备。唯送给了入江一个转笔刀。入江拿着唯送的转笔刀走进了考场。此时的遥正在神社替入江祈祷,唯却在左伯哲也的家中次发生了同左伯的第一次关系。

  浅见真理的未婚夫,约见左伯。并拿出了雇佣侦探社偷拍的左伯和浅见真理的照片。左伯解释说与浅见真理只是师生。没有发生肉体关系。

  唯邀请入江带着泽村遥和自己的男朋友一起开车兜风。当入江见到唯的男友竟然是左伯的时候,惊诧万分。在途中,唯告诉了遥,自己已和左伯发生了关系。一直对入江和唯关系有些猜疑的遥,顿觉释怀。入江同遥的闲谈中得知了唯和左伯哲也发生关系,有些怒火中烧。气头上的入江带着遥走进了一家旅馆,但两个人的第一次并不成功。二人都很失落。此时的唯躺在车里已经睡着了,左伯在车外抽烟的时候接到了浅见真理的电话。在电话中,浅见真理深深感到左伯是如此的了解她,并发现自己确实一直在爱着左伯哲也。第二天左伯回到了浅见真理的身边。

  被酒店电话唤醒的入江,发现身边的遥已经不知了去向,当他回到家中,遥仍然未归。此时妹妹唯走进入江的房间,向他为昨晚的多事而道歉,并询问哥哥第一志愿。入谎称说是以前国中转走的一个女生。

  左伯哲也找到泽村遥,为那天扔下向泽村遥和入江的事情而道歉。谈话间,遥讲到了和

  左伯哲也找到了唯,告诉唯自己将离开日本。而唯却表示要根同左伯一起去美国,左伯没能讲出要和浅见真理一同去的真相。而后左伯去拜托入江把真相转告给为唯。入江回到家中,唯就非常急切的撮合入江和以前国中转走的那个女生联系,并说出了打算同左伯一起去美国。入江非常惶恐。似乎忘了同唯讲明左伯哲也的事情。

  在情人节,唯一清早带着特意做的巧克力去送给左伯哲也,却看到浅见真理。左伯哲也没有勇气去面对迷恋着自己的唯。入江怀着愧疚的心里,主动给遥打电话,泽村遥告诉入江她已经发现入江爱的是她的妹妹唯。入江接回了妹妹唯,唯回到家后仍然要求哥哥给以前国中转走的那个女生寄信。入江看着此刻的唯,不忍心拒绝妹妹去寄信,在投递的那一刹那,入江几乎要对唯说出了心意,但最终是欲言又止。

  唯去音乐教室找到了正在弹钢琴的左伯哲也,并告诉他自己决不放弃。而后唯又来到浅见真理的家道歉,并很认真的告诉浅见自己要取代浅见在左伯心中的位置。唯回到家中把一切告诉了哥哥,入江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如何能让唯彻底放弃呢?入江要求

  浅见面对着爱的如此执着的唯,又一次打算离开左伯!左伯告诉浅见,她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爱人,是不可取代的。左伯哲也为了能让唯真正的放弃自己,不得不狠下心向唯说出了一些绝情的话。这些话深深的刺痛了唯。

  入江向泽村遥讲明了自己的处境,希望她能假装自己暗恋的女生写一封拒绝的回信。泽村遥和家庭老师去约会,决心体验自己的第一次性经历,却偏偏被路过的左伯哲也遇到。泽村遥最终还是以平濑的名义给入江回了信,但是却不是明白的拒绝入江。

  泽村遥不断督促入江给“平濑”回信,她似乎越来越喜欢“平濑”这个角色了,这个角色仿佛让她又能够做回自己。入江和泽村遥在公车站偶遇,两个人都希望唯能尽快振作起来。

  入江分别找到左伯哲也和浅见线个人在一起,在家中,入江对左伯哲也只字不提,他希望唯能因此尽快忘掉左伯,然而事实上,唯并不能因此而忘掉左伯哲也。唯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在家修养,终日茶饭不思。入江假装毫无察觉,每天依然当病人一样照顾着唯。唯经常在白天偷偷跑到音乐教室对面的天台上,遥望着自己的爱人-左伯哲也。终于有一天,唯由于体力过于衰弱,晕倒在了学校公车站的躺椅上。泽村遥发现了唯,把唯送回了家。对唯的爱,使入江仍然相信着自己的编织的谎言,入江不能相信唯无法向他想象的那样忘掉左伯哲也。泽村遥把唯晕倒在车站的事情告诉了左伯哲也。左伯哲也一直对唯有一种罪恶感,他还是在晚上按想了入江家的门铃。嫉妒心让入江将左伯拒之门外。

  高考发榜了,入江考入了泽村遥被推荐的那所大学。查看录取结果的入江遇到了泽村遥。入江责怪遥把唯晕倒的事情告诉了左伯哲也,并对此大发雷霆。唯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她依旧会自己偷偷的跑到学校,在音乐教室对面的天台上遥望左伯哲也,听左

  左伯哲也向浅见真理求婚遭到了拒绝。浅见认为自己虽然深深的爱着左伯,但是却觉得自己无法配的上在各方面都很出众的左伯哲也。左伯已经开始怀疑入江深深爱着的人就是唯。在同泽村遥的闲谈中,左伯哲也证实了这一点。左伯约会入江,在约会中告诉入江,他已经知道了他和唯的关系,并表示希望能帮到入江。在入江眼中,唯是一个公主,自己却不是公主的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只是一个随从而已。这就如同他对待蛋糕上的草莓,用远会把最喜欢的草莓留到最后。

  一个下雨的日子里,入江陪唯去音乐教室对面的天台上,听左伯哲也弹琴。唯又一次晕倒了。入江把唯送进了医院。为了能让唯好转起来,他打电话叫左伯哲也回到唯的身边。入江一个人跑到了第一次和唯相识的桥上悲伤的哭了……

  左伯哲也为了安慰唯,邀请唯和他一起去美国。唯以绝食为要挟,让入江带自己去看看入江在新涉的爱人。入江拗不过唯,只有让遥假扮平濑。第二天,入江偷偷带着唯溜出了医院,踏上了去往新涉的旅程。老师浅见真理在毕业大会上宣布自己将离开学校

  ,左伯在大会上,借着以学生代表发言的机会,向老师求婚。会后,左伯哲也来到老师的住所,那里却已人去屋空。入江和唯在咖啡厅终于等来了由遥假扮的平濑。

  此刻,唯去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咖啡厅。入江追出去时,唯已经不见了踪影。入江和遥分头去找唯。遥打电话通知了左伯哲也。遥在报警回来的路上,正巧遇见了开车赶来的左伯。这是遥才知道,原来唯并没有同意和左伯一起去美国,因为她不舍的离开她最爱的人-入江。入江在雪山里找到了晕倒在雪地上的唯。入江和唯躲到一个小木屋生火取暖,看着奄奄一息的唯,入江终于说明了一切。

本文链接:http://apktimes.com/jiangkouyangjie/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