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六各网 > 何俐恩 >

郭伟亮曾让流浪汉选乐队名 谢霆锋证婚

归档日期:08-10       文本归类:何俐恩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昨晚起(7月17-19日),写红过《夕阳无限好》、《最佳损友》、《喜帖街》、《伤逝》等经典流行曲的香港音乐人Eric Kwok(郭伟亮)在红磡体育馆举行一连三场的“我最喜爱的Eric Kwok”作品展,该演出集结了大半个香港乐坛的歌手,门票销情火爆。陈奕迅《夕阳无限好》(2005):SA R S、梅艳芳张国荣离世,大家开始学习如何去珍惜身边的人事物,每个人都正处于康复的阶段。

  昨晚起(7月17-19日),写红过《夕阳无限好》、《最佳损友》、《喜帖街》、《伤逝》等经典流行曲的香港音乐人Eric Kwok(郭伟亮)在红磡体育馆举行一连三场的“我最喜爱的Eric Kwok”作品展,该演出集结了大半个香港乐坛的歌手,门票销情火爆。光看主办单位列出的一长串嘉宾名单,一众港乐迷早已食指大动:陈奕迅、许志安、李克勤、梁汉文、苏永康、刘浩龙、王梓轩、叶倩文、杨千嬅、梁咏琪、蔡卓妍、吴雨霏、官恩娜、郑希怡、G in Lee、软硬、艾粒……(当然少不了E ric K w ok的老婆大人叶佩雯、S w ing年代的好兄弟Jerald陈哲庐!)

  至于海报上的一句“好友嘉宾不定场次惊喜登场”,更让港乐迷不禁期待起来,到底有哪些天王天后神秘亮相?翻阅Eric K w ok的作品年表,谭咏麟、黎明、张学友、梁朝伟、王菲、林忆莲、彭羚、郑秀文等都唱过E ric K w ok写的歌,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批神级巨星当中也将有人为E ric K w ok“开金口”,其中尤以唱过《有个人》的张学友机会最大。更有报道指,谢霆锋、张柏芝有望在本次E ric K w ok的作品展上“同台演出”,如若成事的话,这也将是“锋芝”离婚后二人首次在公开场合一同亮相。能把这么多不同年代的大牌歌星集结到红馆舞台上,E ric K w ok的圈中人脉可见一斑。早前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独家专访时,E ric K w ok坦言,虽然这次为了请嘉宾“碌爆人情卡”,但他却不打算清还这笔人情债:“因为作品展是一辈子一次的,要累积十多年的功夫,才会有这么多的作品。以后我大概也不会再办这种Show了,所以这些人情,一世人用一次就好!就当是歌手朋友们把我写歌给他们的人情统统还给我吧,哈哈!”

  在香港出生、13岁随家人移民美国的郭伟亮,自小便对音乐充满热情,在父亲的熏陶下学拉小提琴,母亲又送他一把电子琴,电台的音乐节目更是他的心头好。Eric K w ok后来就读于U CLA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蔡康永、陶喆等才子是大学校友,他在大学时期的作品已颇有水平,彭羚产后的转型力作《一枝花》、《给我爱过的男孩们》都是EricKwok大学时所创作的。EricK w ok笑言:“大家听彭羚的这两首歌,就可以听得出来我在加州基本上没怎么念书,只是一直在玩、一直在写歌。谢谢彭羚当时的监制黄耀明,选了我的歌来用!”

  1997年,Eric Kwok、Jerald这两个留学生回流香港,二人更组成了一队名为Snow m an的男子创作组合,并签约了梁咏琪所在的EEI(千禧年代)。两个毛头小子当时的野心很大:要做出区别于主流市场的音乐,要拿最佳组合金奖,要改变香港乐坛!为了实现“当音乐监制”的心愿,Eric K w ok决定“落场”亲自成为歌手,此时他正好遇上了志趣相投的Jerald,至于组合为什么要叫Snow m an,原来背后也有一段古:“当时我跟Jerald各持己见,我们想了二十多个组合名,最后筛选到只剩两个,不知道如何决定。后来我们去了尖沙咀弥敦道,找了一个流浪汉帮我们抛硬币,抛到正面就用我想的名字,反面的话就用Jerald想的名字。有趣的是,那个流浪汉看着我们,好像早就知道我们会来,他拿着硬币什么都没说,直接抛了一次给我们看,之后就把硬币拿走了,很酷的!我入行以来见过那么多人,最酷的还是这个流浪汉。最离奇的是,之前我们经常会在尖沙咀看见他,可是那次抛硬币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我特地回去那边找了十几次,也找不到,他就好像一个消失了的神仙一样。”

  1999年EEI改组,全公司只剩下梁咏琪一个歌手,Snow m an只好另觅良枝。Eric K w ok那年凭《有个人》、《一枝花》、《幸福摩天轮》打响名堂,英皇对他的音乐大感兴趣,希望他为小花何嘉莉制作唱片,Eric K w ok便“打蛇随棍上”,借机游说英皇“收留”Snow m an:“换公司后,英皇希望我们能换一个新的形象、新的名字。做Snow m an的那两年,大家很喜欢喊我们‘Slow m an’,但我们不想听起来慢吞吞的,于是想用一个动词来代表我们的音乐风格,就起了Sw ing这个名字。”

  虽然Sw ing在2001年拿下商台的叱咤乐坛组合金奖,但当时的Sw ing已经濒临解散边缘,Eric K w ok与Jerald的音乐理念分歧渐大,2002年宣告解散。回忆起那一段往事,Eric K w ok并不觉遗憾:“解散前我们很少交流,甚至没有联系,解散后反而和好了。”2009年起,Sw ing在环球唱片短暂“重组”了一段时间,并于2011年再度解散。谈起这段分分合合的兄弟情,Eric K w ok说“一切皆有可能”:“Sw ing就像一对夫妻一样,离了婚也可以再结婚。我们两个都很爱玩,也玩得开,大家都在挑战香港乐坛的底线。”

  Sw ing于2002年拆伙后,与英皇还有未完的唱片合约,公司高层便向Eric K w ok提出建议:“要不你发一张个人大碟吧!”Eric K w ok决定把《烟雾弥漫》、《幸福摩天轮》、《杨千嬅》等金曲的D em o拿出来公诸同好,那个年代的香港乐坛很少有这样的创作专辑,《Eric K w okCollection》一推出便大收旺场。2006年,Eric K w ok更在麦浚龙旗下的SillyT hing推出《Eric K w ok广东大碟》,《是但,求其,冇所谓》、《专登》、《论尽》、《应承》都是语言学家研究广东歌的重要素材。

  2011年,在Sw ing的“后会无期告别演唱会”上,Eric K w ok向相恋十余年的女友叶佩雯(Grace)求婚,并当场签字结婚,二人更成为首对在红馆求婚及结婚的情侣——— 当晚穿起神父袍当证婚人的,居然是谢霆锋!Eric K w ok向南都记者表示,叶佩雯一直是他创作上的缪斯女神:“我在帮李克勤写《纸牌屋》时,Grace在厨房哼一些隐隐约约的旋律,我想要是一首歌能这样开头的话,也许会挺有趣。但我又不能在作曲那一栏加上Grace的名字,因为就那几个音符而已,再说也不能让她骄傲,哈哈!”

  E ricK w ok素来很有“前辈缘”,张国荣、谭咏麟、王菲、林忆莲等与他隔了一代的“神级大咖”也都唱过他的歌:“幸好自己是写歌的人,才能遇到这些机会,假如我入了另一行,就不会这么幸运了。我不喜欢social(社交),不喜欢为自己争取些什么,也不会主动约前辈出来喝东西,都是这些前辈主动找我写歌的。”其中,E ricK w ok写给张国荣的《侯斯顿之恋》尤为经典,哥哥斯人已去,当年的合作也成了EricK w ok记忆中永远的珍藏:“在录音室里第一次跟哥哥见面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很想亲吻他!哥哥实在太nice了,他让我坐在身旁跟他聊天,我们就像认识了很久一样,在那么近的距离看着他,幸好我喜欢的是女生,不然我真的会直接亲下去!哥哥有一种巨星的魅力,现在很少见了,他唱歌的风格、情绪很独特,真的是一只‘无脚雀仔’。”

  E ricK w ok坦言:“我在香港的时候,中文歌反而听得比较少,但出国后会经常听当时香港正在流行的歌,比如‘四大天王’!”当时还是一名小听众的EricK w ok,没有想到“四大天王”中的两位都跟他颇有缘分,“黎明是第一个买下我作品的歌手,张学友则是第一个选我的歌当主打的人,所以两位天王都是我的伯乐!”

  还记得1997年由黎明、郑秀文合演的港片《爱你爱到杀死你》吗?《假如今夜你在我的家》是片中插曲,由黎明主唱、林夕填词,作曲者Eric K w ok则用上了自己的笔名“M .O .Z”,这也是Eric K w ok第一首正式“出街”的音乐作品。Eric K w ok告诉南都记者,至今还能记得初次在大银幕上听到这首歌的兴奋:“第一次听到黎明唱我写的《假如今夜你在我的家》,就是在戏院里看《爱你爱到杀死你》的时候。我以前不是太喜欢看港产片,当年因为自己的作品有幸被收录,就专门和朋友买票去看。歌曲播出时,身边的朋友都兴奋地望着我,反而自己感觉有点尴尬。不过还是很开心的,就像小孩第一次看到下雪时的心情!”

  根据资料显示,张学友的《有个人》(1999年)是E ricK w ok的第一首四台冠军歌,歌神还把《有个人》选作大碟的同名主打,连当年的个唱也命名为“张学友有个人演唱会”,EricK w ok的事业被推到了第一个高峰:“当时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还记得那时学友的专辑制作已经接近尾声了,我的歌很晚才被收录进去,后来却变成了第一主打,只能说是自己运气好。”

  “没有陈奕迅就没有E ricK w ok”,这句话是E ricK w ok自己告诉南都记者的,一字一句说得不紧不慢,道尽了Eric K w ok的感激之情。Eric K w ok说,假如陈奕迅没有档期的话,他就索性不做这个作品展了:“这个作品展对我来说太有意义了,如果Eason来不了,那就不要开了。如果不是Eason答应我会出席,我根本不会考虑做这种类型的演出,因为大家对于Eric K w ok的认识,很大程度上都是通过听Eason的歌。”的确,《贝多芬与我》、《当这地球没有花》、《幸福摩天轮》、《我不好爱》、《十面埋伏》、《最后今晚》、《夕阳无限好》、《最佳损友》、《落花流水》、《时代巨轮》、《无人之境》、《叶问风中转》、《碌卡》、《重口味》这一大堆“医神金曲”,都是出自Eric K w ok的手笔,与其说是谁成就了谁,不如说他们是天生一对的“最佳搭档”吧!

  追溯到1999年让陈奕迅拿了不少大奖的《幸福摩天轮》,Eric Kwok非常谦虚:“《幸福摩天轮》的成功跟我无关,陈奕迅当年到达了一个位置,出什么歌也会爆红。我只是刚好‘Right on the way’,碰上了好时机,帮他写了这首歌。”直到2004年,Eric K w ok才真正与陈奕迅熟络起来,Eason转投环球的大热金曲《夕阳无限好》就是此时的友谊产物:“之前虽然跟陈奕迅一直有合作,但不算太熟。当时Eason离开英皇、暂别乐坛一年,他爸爸也遇上一些问题,因缘际会之下,我跟Eason成了好朋友。那年我们还一起去葡萄牙看欧洲国家杯,我当时在车上写了《夕阳无限好》,然后把写好的曲子给他听,他听了非常喜欢,窗外就是葡萄牙的海。整个旅程很疯狂,我们还去了荷兰、英国。”

  2012年,EricKwok、Jerald、陈奕迅“三位一体”合作了《…3m m》大碟,这也是Eric K w ok眼中“跟Eason最开心的一次合作”:“平时我们去正式的录音室工作,要计算时间跟经费,场地费用太贵还会超出预算,只好匆忙录完走人。《…3m m》整张碟都是在E ason的办公室里录音的,那儿有可以打游戏的大电视,有很多沙发跟抱枕,还可以听陈奕迅‘吹水’,就像是儿童乐园!

  EricKwok还爆料Eason为了记歌词会“生气”:“当年小克交来一份非常密集的歌词《非礼》,为了可以闭着眼睛不看歌词录音,Eason足足练习了三个星期,过程不太顺利,他还因此生了两天的气。”

  南方都市报:根据杂志统计,EricK w ok平均每四年就会生产一首“叱咤乐坛至尊歌”!个中有什么奥秘?

  EricKwok:那我这两年可以先休息一下,2016年再来,哈哈!其实回过头看,这几首歌可以代表香港的时代改变。每个人都可以写歌,每一首歌也可以是好歌,但你能不能写一首一百万人都说好听的歌呢?你写了一首歌,如果有十万人、一百万人都说好听的话,这才是最流行的!一首歌写得真挚的话,听歌的人一定会接收得到。

  陈奕迅《幸福摩天轮》(1999):那是千禧年的前夕,大家还比较单纯,网络也没有现在发达,大家说话没那么m ean(毒),什么都要骂一顿。大家依然停留在1997年的氛围里,也有心情去谈情说爱、风花雪月。

  陈奕迅《夕阳无限好》(2005):SA R S、梅艳芳张国荣离世,大家开始学习如何去珍惜身边的人事物,每个人都正处于康复的阶段。

  谢安琪《喜帖街》(2008):利东街真的被拆掉了,关于集体回忆的消失,大家都能感同身受。大家必须学习面对当下的香港,这首歌能引起共鸣。帮谢安琪写这首歌是打算帮她在乐坛提升到另一个Level(等级),很巧的是,《喜帖街》真的做到了。我知道这首歌会火,但没想到会这么火!

  陈奕迅《重口味》(2012):这首歌也很能代表今天网民的“重口味”,完全顺应新时代人们重口味的潮流。

  南都:继黄伟文之后,雷颂德、伍乐城、邓智伟都相继搞了自己的作品展,你会担心拾人牙慧吗?如何玩出新意?

  EricKwok:之所以不太想做这个作品展,就是因为黄伟文(Wym an)开创了先河,他的“Concert YY”做得太先锋了,我不想看起来像是在模仿Wym an一样!其实W ym an是第一个做的,大家当时都不知道这个概念是怎么回事,都很愿意来帮忙,但当一个、两个、三个都在做,而且大家发现真的能赚钱的时候,就感觉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回事。可能有人会想:“我为什么要来你的舞台唱歌,帮你赚钱?”假如艺人来帮我拍海报,就像是帮我打广告、卖门票,经纪人在这方面的考虑会比较谨慎,我很明白的,作品展也许在某些人眼中是一盘生意。但既然有人做,就证明这件事的确有市场。幸亏我的幕后军师林海峰替我想了一条“绝世好桥”,他还特意发短信告诉我,假如做成功了一定会相当精彩。这个作品展一定会跟其他人的不一样,谢谢林海峰点燃了我心中的那一团火!

  南都:谢安琪唱红了你的《喜帖街》,坊间却盛传因为她与主办方环球唱片向来不和,所以被你踢出了嘉宾名单?

  E ric K w o k:这绝对与主办方无关,因为我也是这次作品展的主办方之一,每一位出席的歌手都由我亲自联系,这份名单也是我的个人决定。K ay是因为那几天有其他工作,时间和作品展有所冲突,所以无法出席,她也觉得很可惜、很遗憾。我跟K ay沟通过这个问题,双方都在努力协调时间,希望到时她能来唱《喜帖街》,外界的传言并不是事实。

  我们私底下是很好的朋友,梁汉文(Edm ond)是我很敬重、也很欣赏的歌手。假如在这个对自己这么重要的作品展中,没有Edm ond这位好兄弟的支持,是不圆满的。我一直很想写一首大热的歌给Edm ond,但直到今天也没能做到,我想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但我仍然会继续努力。我的心愿是,能给每一位好朋友都写一首大H it的金曲!

  李克勤属于比较保守的那类歌手,唱了这么多年都是斯斯文文的。这几年我写了很多歌给他,第一次合作《花落谁家》时,身为监制的我花了很长时间跟克勤聊天,我还告诉他“我会把你整个人‘拆开’”,因为他唱歌僵硬得有点像机器人。我说:“你要相信我!关键是你自己想不想改变。”后来克勤是坐着录完整首《花落谁家》的,他的整个状态比站着唱放松了很多,他也很接受这种改变。录音的好玩之处就在这里,我可以与歌手一起尝试不同的方式。

  梁咏琪(G igi)唱歌非常有风格,她的真假音转换做得很好。我第一次给别人做监制,就是她的《我中意》,虽然过了很久,依然记忆犹新。那天为了营造开心的气氛,G igi要在录音室里不停笑,甚至笑到哭出眼泪。我跟G igi算是识于微时的好友,这两年她忙着蜜运、结婚,我也很替她开心,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样,希望再次听到G igi上红馆唱歌。

  除了陈奕迅,我很少帮一个歌手做整张专辑,是蔡卓妍(阿Sa)主动向我提出“包碟”的邀请。阿Sa很勤奋、听话,也愿意尝试新的东西,所以跟她的合作很愉快。阿Sa、G in Lee这一批都算是乐坛新血,希望她们可以继续唱下去。跟这群新血合作,一方面我可以变得更fresh(新鲜)一点,她们也可以多学点东西。

  我专门跟吴雨霏(K ary)一起设计了新的电子音乐曲风,我自己也很喜欢。香港很少有女歌手可以驾驭这种风格,Kary的声音很适合。今年写给Kary的《留不低》,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这么满意的旋律了,歌词很好,她唱得更好!

  郑希怡(Yum iko)的《Yum iko’sSpace》也是一张全电子音乐的专辑,这也是我第一次和别人(王双骏)合作完成一张专辑的制作,过程非常开心。Y um iko这次也会来我的演唱会。

  因为长相酷似“复仇者联盟”里的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饰),现在大家都不叫他做Eric K w ok,而是改口唤他“Iron M an”了!为了宣传新歌《IronM an》,Eric K w ok还提起了一次在超级市场的有趣经历:“有一位妈妈带着女儿走过来,要求我跟小妹妹打招呼,因为她以为自己目睹了真正的Iron M an,我真是哭笑不得!最后我还是给小妹妹说了个善意的谎言,看,我现在不用穿盔甲也可以飞起来了,所以比Iron M an更厉害啦!”究竟是Eric K w ok像Iron M an,还是Iron M an像Eric K w ok?就连当事人也一头雾水,网友的回应更赞“难分真与假,有什么型得过像Iron M an?”

本文链接:http://apktimes.com/helien/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