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六各网 > 何俐恩 >

黄家驹的生前女友林楚麒为什么不被黄家接受?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何俐恩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黄家驹去世时,与家驹拍过拖的林楚麒头戴白花出席丧礼,当时的媒体报道都是说“未亡人林楚麒”。但不久又销声匿迹,至近日年逾四十的她宣布复出。连日来林楚麒狂接访问,自称早年曾与家驹订婚,花了十年时间才接受家驹离世,又称现在还是单身,将为他梳起不嫁。但对于这么多年是否有拜祭过黄家驹,她却支吾以对:“私人的事不想答。”有传她和黄家驹当年不公开恋情是因为家驹的家人,特别是两个姐姐很不喜欢她。

  林楚麒的一番痴情剖白却惹恼了黄家强。前日黄家强到新城电台接受访问,香港记者问他知不知道林楚麒复出?他不屑地说:“看到了,叫她不要乱说话,叫她小心点。(你会采取行动?)我如果说话,她就惨了。(你们关系不好?)总之叫她不要说谎。”

  记者提到林楚麒声称为黄家驹“梳起不嫁”,黄家强激动起来,连珠炮似地说:“不要假扮‘未亡人’,她自己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两人没拍过拖?黄家强说:“拍拖是有,但(黄家驹去世前)他们早分手了,我哥之后还谈了两个女朋友。”

  头戴白花,身穿孝服,林楚麒俨如家驹未亡人的身分出现灵堂,她一脸悲伤,却得不到黄家亲人的怜悯,相反更遭到他们冷漠对待。

  其实林楚麒早在前晚已於殡仪馆门口出现,她本欲看家驹的遗容,但因其家人不在,被拒於门外,她惟有在车上等候,声称要为家驹守灵,後来她在殡仪馆门口买了一朵白花,顺势戴在头上,昨晨更一早帮忙排好花圈,尽管她的表现令人以为她就是家驹的女友,但林楚麒强调她只是家驹的好朋友,却非女友,但相识已五年之多中。

  不过林楚麒的种种行径似乎引来家驹的家人不满,下午二时她与陈小宝及一名黑衫女子(家驹前度女友)一齐进入灵堂鞠躬後,她们相拥而哭,然後坐在家属位置上,不过未及一分钟,家驹的姐姐黄小琼已站起来邀林楚麒坐回客席一旁。

  此时林楚麒悲恸不已,而且十分激动,她冲出灵堂,跑入洗手间,记者进入时,见她打开窗,还大叫记者不要进来,大家恐防她会跳窗,故不敢走近,後来经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劝喻,她才冷静下来。

  事後记者问她是否家驹的家人不喜欢她,林楚麒说:「我不是圣人,不可能要求全世界人喜欢我,不过若然大家以为我做戏的话,那我的演技未免太好了。」她指自己是出自一片真心希望为家驹做一点事,不过家驹的家人将她送的祭帐和花圈放在不当眼处,令她很不开心,更激动的说:「唔嬲就假。」至於他的家人为何如此对待她,楚麒说:「可能他们怪我没去日本探家驹吧。」她希望将一些东西放在家驹棺材内陪葬,但已预他的家人不会接受。

  林楚麒指她今次出席丧礼压力很大,但想通了不怕人说闲话,她伤感的说:「家驹走,只剩下破碎的心,但是今次事件,发觉家驹的朋友真的很多。」

  虽然林楚麒的情绪一直很波动,但她曾叫自己强抑眼泪,她说:家驹不喜欢人哭的,他说不如忍住眼泪,将器的力量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但是她还是哭成泪人,她说:「妈妈曾叫我不要到灵堂,怕被外间指我博宣传,其实我不希望被记者拍照,但叫我不要到灵堂,我实在办不到。

  记者所见,当家驹的姐姐请林楚麒离开家属位置时,另一位传为他现任女友的RITA正不偏不倚坐在中间。到七时许,林楚麒再次进入殡仪馆,以为她往看家驹遗容,原来她跑到二楼吻了棺材两次,还对家驹说了她心想说的话,她对记者道:「他的家人不喜欢我如此做,我偏要如此。

  记者後来向家驹的姐夫询问,黄家是否不喜欢林楚麒,而她有否要求过坐在家属位置。他回答说:「林楚麒只是家驹一个普通朋友,故不应坐在那〕

  死者已矣,黄家强不想有人利用亡兄做宣传,他气愤地说:“她(林楚麒)自己也知道我哥后来有了女朋友,结果还要扮是我哥的最后一个(女友)。请她不要误导歌迷,当年是她对不起我哥,我哥才和她分手的。(有第三者?)不说原因了,我很恨她,我哥恨她所以我恨她,她知道是什么事。请她不要再讲,够了!”

本文链接:http://apktimes.com/helien/445.html